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游戏>戏剧?沉浸剧场要游戏还是要戏剧?

近几年,随着以“Z世代”为代表的年轻群体登上文化消费的主流舞台,社交媒体上刮起了一股沉浸剧场风,各式各样的沉浸剧场如雨后春笋般兴起。《爱丽丝冒险奇遇记》《南京喜事》《新和医院》等剧目在小红书App“沉浸剧场”标签中拥有相当大的热度,甚至还有耗时两天一夜的沉浸剧目,社交平台观剧攻略也洋洋大观:“仿佛走进了电影里,好玩到哭”“值得N刷”……

前不久,济南Flash Back闪回游戏剧场推出的《成丰街25号》剧目,标志着这种新鲜事物落户山东,也为我们近距离观察这种文化现象、探讨其何去何从提供了“标本”。

游戏>戏剧?

“可以拥有一个与现实完全不一样的社会背景及人物设定,这对我来说非常有新鲜感。”进剧场前,在高校工作的周蕴对《成丰街25号》充满期待。《成丰街25号》围绕济南民族资本家苗世远创办的成丰面粉厂展开,剧场利用1000平方米场地搭建了80年前济南成丰街的原貌,有警局、洋行、民居、饭店、车站等十几个场景。各种道具、声音和灯光的烘托也一应俱全,现场可以感受到昼夜交替、食物香味、蝉鸣鸟叫等,为体验者呈现出一个充满烟火气息、车水马龙的成丰街。周蕴和其他五位观众需要换上剧中人物的衣服并被随机分为3个不同阵营的角色,在观赏演员表演的同时,还得根据线索提示竞选成丰面粉厂厂长,以此推动整体剧情发展。

竞选过程中,每位观众只能看到自己视角发生的事情,如果想要串联起整个事件,就需要与演员沟通、彼此交换情报,找到的关键线索越多,离真相就越近。此外,观众自由穿梭于成丰街的各个角落,可以“花钱”去百乐门喝杯酒、去宝华大饭店买个包子,或者与剧中角色在赌桌上一决高下……

两个小时的体验结束,周蕴总结这种感觉,与其说是戏剧,倒不如说更像是玩了一场实景角色扮演游戏:“虽然场景很逼真、有代入感,但戏剧部分比较少,整个过程更像一些以完成游戏任务为目标的真人秀节目”。

“抗日题材的《成丰街25号》是原创剧本。与经典作品相比,剧情细节可能没有那么饱满,观众基础也相对薄弱,因此剧目增加了较多的互动游戏和剧情任务。比如我们将苗氏三兄妹争夺面粉厂厂长的主线贯穿剧中,会使剧情带有不确定性。”闪回游戏剧场负责人李玉皓认为,《成丰街25号》还不能算完整意义上的沉浸剧场,因为游戏的比重要大于戏剧演绎的部分,但这在济南已经是最接近沉浸剧场的形式了。

“沉浸剧场的受众群体大多数是来自于剧本杀、密室逃脱的玩家。为了迎合市场需求,加入互动游戏的元素,可以增加观众体验的丰富感。”对此,《成丰街25号》编剧王晓霏也不讳言。

其实,这正是当前沉浸剧场一个有代表性的趋势。像开篇提到的《新和医院》等剧目也是如此,虽然人物故事背景不同,但因为游戏思维贯穿全剧,使得剧本逻辑大同小异——观众加入不同阵营,通过接受各种任务的方式赚得奖励,帮助所在阵营夺取胜利。不难看出,这样的沉浸剧场实际都是相同的游戏模式,戏剧属性被消减,成为流于表面的一层外壳。

沉浸剧场内涵还得是“剧”

真正的沉浸剧场是什么样呢?作为小众先锋戏剧的代名词,它最早起源于英国,近几年成为英美潮人追捧的文化演出。

顾名思义,沉浸剧场首先看点在“剧”上。2016年,在美国纽约爆火的沉浸式戏剧《不眠之夜》引进上海,让我们见识到了真正的沉浸剧场:剧本由莎士比亚的著名悲剧《麦克白》改编而成,创作者将剧中的麦金侬酒店搬到上海静安区一栋旧大楼里,大楼六层被改造成90多个具有复古之风的房间,多条故事线由20多位演员在不同的空间进行表演。观众在《不眠之夜》沉浸剧场中有充分的自主权——只需戴上白色面具便可以穿梭于麦金侬酒店的任意房间,选择自己感兴趣的剧情跟随,也许会遇见麦克白、麦克白夫人、国王、巫师等,还可以翻看剧中人物的信件、接听电话、随意打开不同的抽屉或是坐在国王的沙发上休息。全剧没有一句台词,观众也不许说话。演员只能用肢体和动作完成叙事,用流动的表演带着观众走。“剧场里每一个地方发生的事情都很随机,这里每一个杯子、每一个信封,都有线索,值得你细细品味。”一位名为“Linlin的奇妙冒险”的博主在社交平台上分享自己看完《不眠之夜》的感受,“全程被剧场里营造的诡异、阴郁的气氛所包裹,越勇敢越能触发更多未知彩蛋”——正是这种真实且奇妙的体验让她大呼过瘾。

而颠覆传统的观剧形式也让观众着迷于对剧情的反复研究,“很多剧情线在同一时间平行上演,观赏它就像是在拼魔方。每场只能拼凑一到两个故事面,体验多遍后才能大致把握全剧,发掘出隐藏深处的真相。”一位豆瓣网友发帖探讨《不眠之夜》的魅力所在。

精美古怪的道具、行为诡谲的演员、悬而未决的谜底……发生在剧中的故事让观众产生身处其外而又置身其中的双重沉浸体验。1.1万名豆瓣网友对这部剧打出了9.3分的高分。即使是每场520元到890元不等的高昂票价,《不眠之夜》还是一票难求。据官方数据统计,该剧重复刷剧观众超过六成,不少铁杆粉丝最高刷剧记录近170次。

由此可见,沉浸剧场,正是传统戏剧在当前体验式文化消费备受推崇而生成的一种新的戏剧模式,虽然追求目标在于让观众在剧场环境的各个处所游弋而忘却真实世界,但它仍牢牢地立足于剧情这一根本。比方说,《不眠之夜》的基本脚本,是对经典作品《麦克白》的重新解构,同时又融入了希区柯克式的悬疑风格——这当然都是“剧”的题中应有之义。

回归内容才有长久生命力

沉浸剧场作为一种文化演出形式,给人们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快乐、惊奇、激情和想象。事实上,不论是游戏思维还是戏剧内核,两种发展模式都代表了当下不同群体的消费需求,表面看来,似乎没有好坏之分。

但深入分析,哪种模式会行之更远呢?答案似乎也并不难解:以《成丰街25号》为例,单纯依赖游戏体验,很容易让观众产生审美疲劳,使得剧本原有的内容表达变得单薄、平面。如果没有更深的内涵和更新的突破,很难给观众带来持续的新鲜感。

王晓霏对这种弊端也心知肚明,“我们正在组建专业的编剧团队,加大原创内容的投入。聘请专业的表演老师对演员进行指导,完善表演形式。未来还会上线《梨花公馆》等原创剧本来吸引观众二次消费。”

靠着过硬的内容设计,沉浸剧场作为一种顺应时代需求的新艺术品类,完全可以表现出强大活力:6年来,上海麦金侬酒店只凭借《不眠之夜》一部剧,已支撑剧场火爆至今。一到开演时间,便有一群打扮入时的潮流男女在剧场门口排起长龙,等候入场。剧场不仅有门票收入及商业赞助,还有主题酒店、餐饮、酒吧等营收,已经形成了较为成熟的盈利模式。这对其他沉浸剧场可持续发展,提供了可借鉴的“样本”。

在文化产品繁多的市场中,溢价能力最高的,永远是优秀的内容。显而易见,随着观众的专业程度和审美水准的提升,市场对沉浸剧场的要求会越来越高,只有扎实的内容创新与先进演艺形态相结合,才能使这一新鲜事物越来越好。

相关阅读